<label id="igsqk"><xmp id="igsqk">
  • <s id="igsqk"><menu id="igsqk"></menu></s>
  • <kbd id="igsqk"><xmp id="igsqk">
    <s id="igsqk"><tt id="igsqk"></tt></s>
  • <td id="igsqk"></td>

    圓夢幼教路 ——廣東省名園長工作室主持人周丹訪談錄

    圓夢幼教路 ——廣東省名園長工作室主持人周丹訪談錄
    筑夢: 心之所向

      《廣東教育》:您是什么時候走上幼教之路的?又是如何一路成長的?

      周 丹:這是一個“筑夢、追夢、圓夢”的過程。

      為什么選擇幼兒教育?為什么堅守幼兒教育?我想,這一切都源于家庭環境的耳濡目染。自我記事起,我的父親就經常跟我講一些曾祖父開辦私塾的軼事,正是祖輩的影響,我的父親也選擇了教育事業。在我的成長過程中,父親對教育的執著和堅守,以及他收獲的贊譽和尊敬,深深地觸動著我,也讓我感受到教育事業的光輝。而選擇做一個幼兒教師,甚至可以追溯到我讀學前班時對一個女老師的深刻印象。雖然那時很小,但我現在依然記得她總是咯咯笑地帶著我們唱歌跳舞和游戲。有一次,我走進了她的房間,她房間墻壁用彩色的紙糊著,書架上擺放著書和玩具,桌上是綠油油的盆栽,靠近門口是一臺老式的鋼琴。老師當時穿著一條白色的連衣裙坐在鋼琴前教我彈琴唱歌。我靠在她身邊,看著她黝黑的麻花辮兒垂在肩上,有股淡淡的香氣。她的手指修長,在黑白琴鍵上自如跳躍著,像是在熟練地舞蹈。我那時就想,長大后我也要像她一樣美麗,一樣有本事,可以給小朋友帶來快樂,帶來知識,帶來美的享受。或許,我便是在那個時候就種下了夢想的種子。

      1996年,我如愿以償地成為了一名幼兒教師。2007年,我來到東莞市大朗鎮,開始了長達10年的園長職業生涯。通過不斷的摸索和嘗試,僅用3年時間就將所在的幼兒園創辦成“廣東省一級幼兒園”和“廣東省綠色幼兒園”,并獲得“廣東省巾幗文明崗”稱號。2016年,我成為東莞市首批名園長工作室主持人,2018年,又成為廣東省名園長工作室主持人。2018年,我作為特聘人才正式入職東莞市寮步鎮教育局,成為一名幼教教研員。2019年10月,因工作需要,我任職東莞市寮步鎮中心幼兒園園長,從教研員的崗位上又回到了園長崗位。

      《廣東教育》:園長與教研員這兩個崗位您都任職過,在您看來兩者有何不同?

      周 丹:在我看來,園長身兼領導者、管理者、教育者三重角色,需要做好幼兒園的管理工程師、心理咨詢師、實踐研究員、愿景規劃師、價值領導者;而教研員身兼研究者、實踐者、評價者三重身份,要立足全鎮教師專業發展,為他們搭建平臺,帶領大家在教科研上取得更好的成績。園長的素質和高度決定著幼兒園的辦園質量和可持續發展,教研員的水準和素養影響著區域教科研水平和教師的專業發展,兩個崗位都是學前教育領域的核心,對幼兒教育的發展起著不同的關鍵作用。

    圓夢幼教路 ——廣東省名園長工作室主持人周丹訪談錄

    追夢: 思之為道

      《廣東教育》:您是如何理解幼兒教育的?對所在幼兒園的發展又是如何思考的?

      周 丹: 梁啟超先生說:“人生百年,立于幼學。”古今中外,但凡取得卓越成就的人,在他們的童年時期,幾乎都有一個瑰麗無比的夢。在我看來,每一個孩子都有自己的夢想,有的喜歡唱歌,有的喜歡跳舞,有的想長大之后當藝術家、文學家、思想家,甚至科學家等等。面對孩子們這樣那樣的夢想,作為園長,我們要有深入的思考:什么樣的教育才能讓孩子快樂成長?什么樣的教育才能讓教師更好的教書育人?什么樣的理念才能讓園長更好的引領園所發展?

      就拿我對于東莞市寮步鎮中心幼兒園的辦園理念的思考來說吧。我首先請老師們以“我向往的幼兒園”為主題,與孩子們談一談:你希望生活在什么樣的幼兒園?當我看到孩子們五花八門的答案時,內心有一種深深的震撼。一個小班的孩子說:“我喜歡有樹的地方,因為有了大樹,幼兒園就不曬了,我們就可以在樹下捉迷藏啦!幼兒園叫大樹幼兒園好了!”孩子的愿望,是如此的真實、迫切。基于孩子們真實的想法,我與老師們進行了一次深入的研討,在經歷一段長時間的整理和反復論證后,在傳承和豐富幼兒園歷史文化的基礎上,確定了新的特色文化定位:“大樹園、自然心”。

      我們的“大樹園”是一個小而精致的“微生態園”。“大樹”,既指實體大樹,也象征師生像樹苗一樣茁壯成長為參天大樹,更寓意幼兒園的文化內涵像大樹一樣根深葉茂。“自然心”既指教師呵護孩子自然成長的“教心”,也指孩子回歸自然成長本真的“童心”,同時也是家長養育和陪伴孩子的“愛心”。兩者相互促進,“大樹園”孕育著“自然心”,“自然心”反哺著“大樹園”。最終達成寮步鎮中心幼兒園的培養目標:“培養未來自然人”。

      簡而言之,我們的辦園理念就是“大樹園、自然心”,我們的辦園愿景就是耕筑大樹園,萌養自然心,我們以自然教育為教育理念,以培養未來自然人為培養目標,以尚自然、護成長為園訓。

      《廣東教育》:以兒童為本,關注生命,崇尚自然,陪伴成長。我想,這既是對于幼兒天性的回應,也是對于幼教工作職責的深入反思。

      周 丹: 是的。教育,永遠都是人之于人的一種文化傳承和精神傳承。所以,我很注重言傳身教。人是教育最重要的主體,無論對于團隊還是對于孩子的影響,園長的行為舉止都極為重要。“夫仁者,己欲立而立人,己欲達而達人。”一個智慧的園長,要有容人之胸襟,更要有成就他人之氣度。曾經,我帶領園所全體老師成功創辦了一所省一級幼兒園。在這個過程中,我強化了園長、主任、教研員、級長和班級老師的層級管理,“任職不任資”,競崗上任,通過人性關懷來凝聚團隊,充分激發教師的“內驅力”,同時完善管理的規則制度,公平公正立體考評,用多種方式激勵教師調動教師積極性,并借助各種評比、省市工作室等多種平臺培養人才梯隊,提供環境的“培訓力”,促進教師專業化進步和特色化成長。

    圓夢幼教路 ——廣東省名園長工作室主持人周丹訪談錄

    圓夢: 行之有方

      《廣東教育》:請您談談是如何把自己對教育的所思所想付諸辦園實踐的。

      周 丹:想要將辦園理念付諸于辦園實踐,首先要有兩張王牌,那就是一支執行力強的團隊和一套成熟的課程體系。

      團隊建設方面,我十分關注一線教師的職業認同感和歸屬感。因為,只有教師有尊嚴了,有職業認同了,才能好好地回歸教育本原,引領好孩子。這種認同感,可以說是優秀的幼兒園文化的精髓,會具有強大的激勵作用,當教師們被不斷地激勵,不斷地產生正向的積極行為,反過來就會強化和加深園所的精神文化。

      幼兒園的發展也有賴于課程的支撐。在“大樹園、自然心”自然教育的品牌定位下,我們幼兒園同步構建了與之對應的“大樹課程”體系。“大樹課程”的課程目標凸顯以自然教育為主軸,以發展兒童的“內在自然”或“天性”為中心,用“自然、本真”的方式引導兒童學習。它包括基礎課程、園本課程和特色課程,并據此發展出三大特色課程:寮屋藝術、寮屋故事、寮屋期會。其中,寮屋藝術——寮屋系列藝術創意課程,有花葉藝術、食物制作等系列內容,利用環境,材料在美術教學活動中邊玩邊學,讓孩子于“寮”中探秘。寮屋故事——繪本閱讀創編課是在普及全面閱讀的基礎上,重點設立幾個偏向自然教育的主題式閱讀,以及有園本特色的“寮屋”故事創編,有家長參與的、師幼共同創作的“大樹園”故事。寮屋期會——創意美術期會和創編故事期會,是大樹園的活動課程。我們會在每年一次的“期會”上展示孩子的創意美術的作品、手工制作和編織作品,還有攝影、影像作品,以及故事創編的成果。我們會邀請家長來到“大樹園”了解我們的寮屋故事這一家園互動的獨特成果,選擇寮屋故事課程中創編的優秀故事音頻排成話劇,讓家長師幼共同演繹。

      我們的大樹課程,既有基于現實的傳承和升華,也有根據孩子的成長規律和教師自主潛能的發揮進行不斷的調試和匹配。我們思考的是,在尊重和保護孩子童心的基礎上,在教師們自主選擇自愿追隨的基礎上,“大樹園、自然心”這種教育理念會像一顆種子般,在教師與孩子的共同呵護、澆灌下,逐漸的生根發芽,開花結果,最終形成全園的精神力量,在課程文化的滲透下,這種教育理念和教育理想,最終形成全體教職工的精神文化。

      《廣東教育》:請您談談是如何把自己對教育的所思所想付諸工作室實踐的。

      周 丹:作為一名省名園長工作室主持人,我將責任與使命化為擔當與行動,積極向一名學習型、研究型、引領型的優秀園長邁進。在工作室推進過程中,我主要通過“求知、共享、綻放、傳播”這一建設理念去引領成員和學員的成長。我們以“求知”為基礎,讓工作室具有學術味;以共享為策略,讓工作室具有草根味;以綻放為特色,讓工作室具有新潮味;以傳播為載體,讓工作室具有本土味,努力打造一個實踐型、研究型、創新型和智慧型工作室團隊。我們既關心園長的管理水平,同時也關注教師的專業水平,工作室的培養目標就是致力于培養讓業內人向往、業外人尊敬的園長、名師,我們工作室的核心就是提升幼兒園的教育品質。

      自工作室成立以來,在我的引領和組織下,先后同5名工作室成員、2名助手、16名編外學員及78名網絡學員以學習共同體的方式,不斷探索與實踐,先后舉辦了48期集中研修、跟崗交流活動,21期專家講座,2次跨省學術交流,21期送教下鄉,29次示范輻射活動,3期閱讀打卡;收集了20個幼兒園管理案例資源,9篇主持人微語,45期特色活動,近百篇學習心得體會,起到了良好的示范輻射作用。

      《廣東教育》:最后,請您談談對幼兒教育的思考。

      周 丹: 修一顆慧心,做更多幼兒的擺渡人。在當前種類繁多的教育理念夾擊下,作為一名幼教工作者,是跟風盲從還是堅持自我呢?是照搬照抄還是去粗取精有所借鑒呢?這,需要我們用心去思考。我思考的結果就是:你做幼教,就要從孩子出發,去貼近孩子、觀察孩子、了解孩子。從孩子出發,我們就會愿意守護他們純粹的靈魂,呵護他們天性所賦的靈性,就會愿意以他們喜歡的方式,為他們創造更科學適宜的教育環境,讓生命更具活力,讓精神更為高貴。

      (本文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責任編輯:Dotty

    免费精品国产自在自线_国产ar高清视频+视频_精品国产自在现线拍国语